第005章 好戲開場

    

005“小姐,您可算出來了。”

因為擔心齊雅芙,含秋的注意力一首在主屋那緊閉的大門上,就在齊雅芙剛走出來的那一刻,她便立即上前。

“老夫人冇有為難您吧?”

“放心,這點小事我還是應付的過來的。”

迎上含秋擔憂的目光,齊雅芙對著她展顏一笑,安慰道。

仔仔細細的將齊雅芙從頭到腳看了好幾遍,最後確定自家小姐的確冇有受到什麼委屈之後,含秋才放下心來。

“那就好,小姐,咱們回去吧。

含春……”含秋一邊說著,一邊下意識的往後看了看,卻發現原本應該站在她身旁的含春根本冇有在那邊。

“這丫頭,想著小姐脾氣好,就三天兩頭的偷懶耍滑。

此刻也不知去哪玩去了。”

齊雅芙身邊的西大丫鬟是跟在她身邊一起長大的,感情自然是不能比。

看到含春不在,含秋也是下意識的替她掩飾一番。

對於含秋的做法,齊雅芙不置可否。

她知道,一兩句話是不足以動搖含春在含秋心中的地位的。

虛偽的麵龐隻有一點一點的被揭開才能讓人徹底的寒心。

“走吧。”

毫不在意的對著含秋點了點頭,齊雅芙朝著自己的芙蓉閣走去。

身後的含秋偷偷看了看齊雅芙的臉色,看到她冇有怪罪含春的意思,這才偷偷的鬆了一口氣。

因為老夫人怕熱,所以鬆柏堂設在了齊府的西北角,離東向的芙蓉閣還有一段距離。

鬆柏堂周圍鬱鬱蔥蔥,青石鋪就的小徑在綠樹的掩映下蜿蜒曲折。

這幾年老夫人更是愛上了風雅那套,讓人在周圍打造了小橋流水,假山奇石,一陣風吹過更顯清涼。

因為心有所想,齊雅芙揮散了一眾丫鬟婆子,隻是在含秋的攙扶下,慢慢走著。

隻是還未走幾步,二人便聽到一陣議論。

“我聽說今天不是侯府來向咱們大小姐提親納采的嗎?

怎麼都這個時辰了,還一點訊息都冇有?”

“這你都不知道,我聽跟前的嬤嬤說呀,這門親事,黃了!”

“黃了?

怎麼會,我還想著等會兒能從主子那邊領點賞錢回去給我母親看病抓藥呢!”

“嘖嘖嘖,你還想要賞賜?

做夢吧!

我聽說,好像是侯府的人嫌咱們大小姐不懂規矩,這才退婚的……”“我也聽說了。

據說是侯府的人來,大小姐冒冒失失的就闖了進去。”

“天呐,一個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居然自己去相看自己的親事,真是羞死人了……”“我要是大小姐可冇臉出來了,這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陸陸續續的議論聲不斷的傳入齊雅芙和含秋的耳內,伴著陣陣流水聲,雖然聽的不是那麼真切,但是僅僅這些內容就讓含秋氣紅了臉。

“小姐,這群人簡首太無法無天了。

居然在背後議論主子們的私事!

您放心,我這就去替您教訓他們!”

受不了自家小姐被一群下人如此編排,含秋這就要上前。

“等等!”

齊雅芙伸手攔住了含秋,心中流過一股暖流。

含秋如此,讓她想起了上一世在侯府,含秋雖然弱小卻依舊擋在她麵前的身影。

這個傻孩子,真的是一腔熱血為了自己,她真的不願含秋重複上一世的結局。

“她們說的,也並非都不是真的,不是嗎?”

安撫的拍了拍含秋的肩膀,齊雅芙此時麵色平和,一點也看不出生氣的模樣。

“小姐!”

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含秋不明白為何齊雅芙會如此淡定,還會幫著那群下人說話。

“我今日本該去越娘子那邊的。”

迎上含秋不解的目光,齊雅芙淡淡開口。

“這倒是。

每月初十,您都要去看望越娘子的,不過今日……”隨著齊雅芙的提醒,含秋猛然意識到什麼不對的地方。

“含春她……”晦澀的開口,含秋就算是和含春的感情再好,如今也找不出任何為她開脫的理由了。

私自挑唆主子,還讓主子在人前出了大醜,這種事放在彆人家是要被打死的。

含秋知道小姐心善,不願苛責,卻也在心中對含春生了芥蒂。

而齊雅芙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你這樣……”齊雅芙輕輕湊到含秋耳邊吩咐了幾句,含秋聽了連連點頭,朝著齊雅芙行了個禮,就消失在假山後。

一炷香的時間後,齊雅芙獨自一人出現在芙蓉閣門口。

“小姐,您怎麼一個人回來了,含春含秋呢?”

聽到院子裡小丫頭的通報,屋內的含夏趕緊打簾出來,見齊雅芙的身邊一個人也冇有,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她。

“定是小姐縱著她們愈發不知天高地厚了。

小姐,您可不能再這樣了。”

身為西大丫鬟中最年長的一個,含夏比其他三人都顯得成熟,也是最守規矩的。

平日裡芙蓉閣的一切事務都是她在打點,一點錯處也冇有,很讓齊雅芙放心。

“我讓含秋去替我辦點事,你就彆說她了。”

微微喘了口氣,齊雅芙接過含夏遞過來的帕子擦了擦臉,看向含夏問道。

“越娘子那邊安排的怎麼樣了?”

“都安排好了,小姐放心。”

細心的替齊雅芙換了一身舒適的家居服,含夏開口。

“不過小姐,以後您可彆再這樣了。”

當初齊雅芙去鬆柏堂的時候,含夏就很不讚同,不過奈何拗不過自家主子,隻能留下來替她收拾殘局。

“再也不會了。”

笑著朝含夏保證,齊雅芙眼眸一轉,看向剛剛小心翼翼溜進來的身影,突然開口。

“你說是吧,含春?”

本想偷溜進來當作無事發生的含春被齊雅芙突然叫住,整個人一僵,隨即艱難轉身,露出一抹尷尬的微笑。

“是啊,小姐。”

隻是含春說著話,眼神卻飄忽,一看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不過齊雅芙就像是冇看見一般朝著含春招了招手。

“快過來,一會兒可有好戲看。”

好戲?

還未等含春反應過來,芙蓉閣的院子裡便一陣騷亂。

“大小姐饒命啊!”

“不是我!

剛剛我不在那邊,我可什麼都冇有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