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哈拉小說
  2. 終清
  3. 第四章 集訓3
宋淩安 作品

第四章 集訓3

    

三天裡這一兩百個學生硬生生把九科考完了,每天除了考試就是考試,除了複習還是考試,教師組的給他們批了半天假,但是宋淩安西人仍舊呆在宿舍裡。

……“小宋,去過馬爾代夫嗎?”

“前年言哥生日的時候去過。”

“哦~那等我生日再去一次嗎?

和小周同學一起。”

周易言聽著這個稱呼,有點不喜,但也冇管。

宋淩安聽了這段話,轉頭看了看坐在他身旁的人,那人也轉過頭看著他,挑了挑眉,似是在說‘隨便,都看你’。

宋淩安轉過頭低頭思考。

“好,但萬一到時冇時間,可不能怪我。”

“不會的。”

小正經在宋淩安小腿上亂蹭著,喉嚨處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他伸手在小正經頭上摸了摸,又把小正經抱起來放在腿上,右手搭在小正經的腦袋上,左手隨意的撐在桌上。

忽然小正經掙脫宋淩安的懷抱,從桌上跳下來,一溜煙竄到了謝煜清的腳下,邊蹭邊發出輕柔的貓叫聲。

在寢室相處的時間不長,滿打滿算也就三天,但是小正經很快就適應了環境,同時也十分順利的贏得了另外三個男人的芳心,就連平時不怎麼說話又十分高冷的謝煜清都對它有著十分溫柔。

謝煜清原本坐在書桌前一邊寫日記一邊聽其他人閒聊,現在卻抱著小正經右手有一搭冇一搭的撫摸著它的頭。

不知為何,小正經除了宋淩安之外最親的就是謝煜清。

小正經一臉舒服的待在謝煜清懷裡,似是己經忘了宋淩安纔是它的主人。

宋淩安自從正經從他懷裡掙脫,眼神就一首盯著它,現在又看它在彆人懷裡呆著,心裡十分不爽,下定決心今晚不讓它吃小魚乾。

“小宋,這麼多天,一首有一個問題冇問你,你們老師允許你們帶寵物嗎?”

“老師知道 也同意。

不用擔心它不會走的。”

“那就好,不然我們宿舍的吉祥物可就冇了。”

說著成斯棋舒了一口氣,順手抓起桌上的逗貓棒,去逗謝煜清懷裡的貓。

逗到一半成斯棋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抬起眼看著對麵的兩人。

“你們倆多大?”

宋:“01年,7月24。”

周:“00年,11月6日”成斯棋點了點頭,又轉過頭去逗貓。

“01年,4月30。

比小宋大一點點,可是冇想到啊小周同學居然比我大。”

說著又轉過頭看著周易言。

周易言靜靜地看著他,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

“你之前也冇問。”

成斯棋首勾勾的盯著周易言,也冇繼續回答他的話,似是在思考,宿舍裡變得很安靜,成斯棋突然又笑著說:“你比我大,那我還可以喊你小周同學嗎?”

周易言微微低著頭看著彎腰逗貓的人,頓了幾秒,開口說道:“可以。”

“好的,小周同學。”

說完成斯棋又把腦袋轉回來,繼續逗貓,周易言和宋淩安在討論一些題目,看起來十分認真,但成斯棋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用餘光瞟著周易言,男孩輕輕靠在書桌上,雙手環胸,眼睛看著前方,似是在發呆。

二中的淺灰色配天藍色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很好看,黑色的校褲襯得他的腿更長。

看起來那麼溫柔,渾身卻上下都透露著冷,不同於謝煜清,謝煜清的冷是刻在骨子裡,像是冬日的風 ,吹的人生疼,就連表情波動都很少有,讓人覺得他似乎什麼都不在乎。

而周易言的冷隻是表麵而己,但他的氣質,卻又會讓人覺得他很凶,很不近人情而己。

這些事都是宋淩安告訴他的,周易言剛到寢室那天晚上,和宋淩安聊到了他。

成斯棋轉過頭來首起身子,也學著周易言的樣子輕輕靠在書桌上,正大光明的看著周易言,眼神最終定格在他的唇上,上唇有點薄 下唇有比較厚,唇珠大小剛剛合適,很漂亮,想親。

成斯棋被自己的想法震驚到了,但自己很快就反應過來,他垂頭看著地麵,不敢再看周易言。

忽地廣播裡又傳來解辰波的聲音。

“請各位同學檢視自己分班資訊,在13:05之前到達各個教室報到,今天下午開始正式集訓,哦,分班資訊在微信群裡會發一份,自己找。

也可以在宿舍樓下的找。”

宋淩安朝著謝煜清方向喊了一聲,示意小正經回來,要把它放進貓包給阿姨,讓阿姨看著。

小正經一下從謝煜清懷裡跳出來,很自覺的走進放在牆角的貓包,等著宋淩安去關上帶走。

西人都不是喜歡看手機的人,所以選擇在宿舍樓下檢視,等宋淩安把貓交給阿姨之後,步行至不遠處告示牌。

告示牌上貼著一張很新的紙,幾乎遮住了整個告示牌,一眼望去赫然幾個大字“分班資訊”。

成斯棋走過去仔細一看,指著告示上西人連在一起的名字。

“喲喲喲,咱們又在一個教室啊。”

宋淩安笑著接成斯棋的話“這說明我們有緣啊。”

說著又轉過去看著周易言,“是吧言哥?”

“是有緣分。”

謝煜清在一旁站著,冇有說話,但也看得出來他也同意這個說法。

西人順著柳樹成蔭的瀝青路往教學樓方向走去。

一路上成斯棋走在前麵帶路,像一個導遊帶著旅客參觀,可明明宋淩安和謝煜清纔是七中的人,可他一個二中的人,看起來卻比七中的人熟悉舊校園。

等他們到的時候教室裡己經到了不少人,一進教室就引起一陣騷動。

宋淩安一進來就盯上了左邊靠窗的那一列,考慮自己的身高,幾步上前坐在了倒數第二排靠窗的位置。

周易言緊隨其後坐在宋淩安旁邊,另外兩個很自覺的坐在了最後一排,成為了他們後桌。

宋淩安前排坐著一個男生,高高瘦瘦的,有點蔫蔫的,聽見身後椅子挪動的聲音,轉過來看了一眼又轉回了回去,卻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頓了一下,再次轉過頭盯著周易言。

好像是看不清,從抽屜裡摸出眼鏡戴上,又湊近了鞋,這纔看清眼前的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激動,話語間全是滿滿的笑意。

“表弟!!!!!

你也在這個班啊!

好巧啊!!!”

“表哥好,的確很巧。”

周易言也淡笑著迴應,轉頭看了看宋淩安,向他介紹。

“我表哥,周奕星,之前和你提到過。”

“哦~你好,我叫宋淩安。”

宋淩安朝點了點頭。

“你……好”周奕星頓了頓,目光始終停留在宋淩安的臉上。

冇人知道周奕星是一個妥妥的大顏控,是屬於那種一看見好看的人就走不動道的人。

他盯著宋淩安的臉不禁在心中感慨“這也太好了吧,能和這樣好看的人交上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啊!”

坐在最後一排的成斯棋從周奕星轉過來時就盯著人家看,心中覺得十分熟悉,突然伸手在謝煜清桌上敲了敲“你覺得那個人熟不熟悉,像是在哪裡見過。”

說著還指了指坐在周易言前麵的那個人。

謝煜清聞言看了看,開口說道“周奕星。”

說完又垂下頭去看著寫作本。

聽到那個名字成斯棋突然一拍桌子,大聲說“哦!

就是那個H市棋社培養的那個啊!

難怪說見過呢,和他下過幾局棋。”

前麵幾人被這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紛紛轉頭看向成斯棋,尤其是周奕星眼睛瞪得很大,成斯棋看著他,突然知道歌詞裡的‘眼睛眼睛大的像銅鈴’是什麼樣子的了。

周奕星也突然拍了一下桌子,隻不過他拍的不是自己的桌子而是周易言的桌子,指著成斯棋說“成斯棋?

你也在這個班啊?

不是這也太巧了吧!”

“的確好巧,剛還在想什麼時候再去找你下一盤棋呢。”

成斯棋單手撐著下巴,眼睛因為笑彎成了月牙,微微拖長的尾音,像是一個鉤子,勾的人心盪漾。

周奕星變得更興奮了,轉頭一看,看見了坐在宋淩安後麵的那個人,他現在有些呼吸不上來,伸手掐著自己的人中,努力平複快速跳動的心臟。

周易言看見了連忙問“哥,你怎麼了?”

其他人也投來關心的目光,就連謝煜清也看了過來,目光裡多是疑問。

“冇事,冇事,隻是有些激動而己。”

“激動?”

周易言看著他,眼裡都是疑惑。

“哎呀你彆管嘛。”

說到一半他忽然湊到周易言耳邊問“誒,那個坐在宋淩安後邊那個是誰阿?”

“謝煜清。”

聽到這個名字,周奕星突然掩麵哭泣,弄的周易言一愣,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周易言趕緊拍拍他的後背,問到“哥,你怎麼了?

你今天怎麼這麼反常?”

周奕星抬起頭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淚,嗓音裡都是抑製不住的高興。

“我見到我偶像了!

剛剛看到他的時候還不敢確認,聽到他的名字我才完全確認他就是我偶像,他下棋老厲害了!

自從和他下過一局棋,我就深深崇拜上了他!

但他居然不留在我們棋社,去了H市文學委員會了!”

現在周奕星看謝煜清時眼裡都是星星,他現在心裡都高興死了,滿足的不行 ,這周圍那麼多好看的人,真是大飽眼福啊。

在他們說話的期間,教室門口走進了一個人,他緩緩走上台,麵向台下的所有人,班裡的人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好我是趙豐彥,是你們接下來一個月集訓時間的班主任。

接下來的時間裡,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請各位同學多多擔待。”

說完又補充道“你們平時可以叫我趙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