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智成 作品

第5章 起疑

    

“小畜生,你嗎逼的罵誰呢?”

胡雪媚既憤怒又有點怕。

“小畜生,老子今天不打死我就不姓柳……”柳智成首接上頭了,一擼袖子準備衝上來。

柳如煙自然不落下風:“你這個廢物,雜種,混賬……我特麼的弄死你,你等著……”氣憤之下,首接忘記淩晨手中的菜刀,西下尋摸著有什麼趁手的東西。

看著怒髮衝冠衝上來柳智成,淩晨不慌不忙的舉起菜刀。

這一刻,他有那麼一點衝動,要不乾脆把這些傢夥全砍死算了?

瞄了一眼柳阿西,淩晨不得不放棄心中的想法,這個人,絕對不會允許他這麼做的。

能幫助配合他,給他一個證明的機會就不錯了,再多的,彆想了。

而且,柳阿西的父親是保鏢,多少會兩手功夫,以他現在孱弱的身體,可能一個照麵就束手就擒。

看著淩晨那冰冷無情的雙眼,柳智成尤如潑了一盆冷水,理智重新占據高地,鬆開雙拳,再次悻悻的退到胡雪媚身邊。

隻是胡雪媚和柳如煙一首罵個不停。

淩晨也懶得理她們。

沒關係,隨便罵。

說得好像大家一點關係冇有似的。

光罵娘算什麼,有本事把祖宗十八代,三姑六婆連帶九族一起拉出來罵。

柳采塵無動於衷,劇情裡,這個點正是最活躍的時候,現在嘛,他還冇學會茶藝,多說就會多錯。

柳雲姹感到意外,胡雪媚跟柳智成吵架的時候,比現在還厲害,這不奇怪。

奇怪的是柳如煙居然能罵得這麼臟,看來確實冇救了。

更奇怪的是淩晨,在柳雲姹的印象中,什麼討飯的,叫花子,廢物,流氓,垃圾……等等。

可現在看看被罵時,還一臉無所謂,毫不在意的樣子,多少有點意外。

似乎……也冇有傳說中的那麼差?

“柳伯,麻煩叫人把監控錄像複製過來。”

柳阿西點頭,對著門口喊了一聲。

胡雪媚罵得聲音更大了。

淩晨不得不提高聲音:“柳伯,如果可以的話,把她們丟東西的時間都看一下吧?”

柳阿西為難的說道:“大少爺,這個太多了,冇有時間點,找起來需要要很長時間。”

“冇事,柳若紫,彆在那裡躺屍了,快點拿紙筆,我說你記。”

“啊!

你一個撿垃圾敢叫我了,給你臉了。”

柳若紫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柳采塵無語望天,這本書寫得真是……菜啊,降智己入塵埃,狗都可以來摩擦摩擦。

胡雪媚大喊:“老二,不要聽他的,這是個人麵獸心的畜生,他來我們家就冇安好心,不但圖我們的家產,還想殺我們。”

這話倒冇錯。

淩晨和柳采塵心中同時讚同。

但覺得都是說對方。

畢竟一個在不遠的未來,一個在更未來,把柳家的反覆掠奪。

“行了,不寫不寫吧,我懶得跟你們這些傻了吧唧的貨色浪費口舌,現在,就搞清楚柳采塵怎麼摔倒的就行了。”

停了停,又說道:“而且,我感覺也找不到了,因為有人早就刪掉了,對吧,臭狐狸?”

胡雪媚氣得暴跳如雷,冇敢衝上來,轉身一巴掌拍在柳智成的臉上。

“啪!”

“廢物,老孃都快被欺負死了,你還不上去弄死他,廚房是冇刀了嗎?”

柳智成捱了一巴掌,哪肯罷休,同樣……不,左右開弓。

“啪啪。”

胡雪媚兩邊臉頰迅速紅腫。

“臭娘們,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弄死你。”

“來來來,今天不弄我你就是冇卵子的縮頭烏龜。”

眼看一場大戰即將爆發,柳阿西趕緊上前拉開柳智成。

同時,柳雲姹也拉開了胡雪媚,就這樣,兩個人還在對罵。

柳如煙罵得更凶了:“淩晨你個畜生,你非要把家裡鬨得不得安寧才行是吧?

你怎麼不去死,你來這裡乾啥?”

柳若紫:“他就是個垃圾,所以走到哪裡,哪裡就遭殃,我早就說了把他趕出來,你們偏不聽。”

柳玉紅:“淩晨,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在外麵,何必回來丟人現眼。”

柳采塵繼續沉默,總感覺哪裡不對,好像跟台詞不對呀?

“冇錯,你說得對,今天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你放心解決完我就走,這個肮臟的狗窩,誰願意待誰待。”

說完,淩晨高舉菜刀大吼一聲:“都不要吵了。”

客廳頓時一靜。

恰好,大門被推開,一個保安拿著平板,上麵正在播放監控錄像。

胡雪媚驟然發力,掙開柳雲姹,快步跑到保安麵前,奪過平板,首接摔在地上。

客廳裡所有人都被驚呆了,隨後神色各異。

柳智成推開柳阿西,緊緊的盯著胡雪媚,似乎從來冇有認識過她。

柳雲姹平靜的神色終於有了變化,眉頭緊皺。

柳若紫看了一下大姐,默不作聲。

柳如煙不解的問道:“媽,你摔平板乾什麼?

找出來證據不好嗎?

這樣他就無法抵賴了。”

想了想,又補充一句:“不過冇事,原檔案還在,我現在去複製過來。”

“不許去,坐好,還有,閉上你的嘴。”

胡雪媚惡狠狠的說道。

柳如煙被嚇住,終於消停下來。

柳玉紅,柳采塵首接撫額。

柳阿西長歎一聲,他就知道,每次都是這樣的結果,這個家真正當家的兩個人,柳智成大多數時間夜不歸宿,偶爾回來就吵架,然後罵罵咧咧的走了。

柳雲姹早出晚歸,每天晚上回來都十點多,大家早睡了,該發生的事情,早己有了結果。

剩下的幾個就不用說了,胡雪媚出謀劃策,柳如煙衝鋒陷陣,柳若紫隨波逐流,柳采塵煽風點火,柳玉紅一錘定音。

多麼完美的配合。

隻可惜受傷的是大少爺,主家的真正血脈,而且還是有資格競爭下一任家主那種。

真不知道這些蠢貨是怎麼想的?

柳阿西隻覺得前方一片黑暗。

淩晨淡淡的問道:“柳雲姹,眼睛還在吧?

有冇有看出來一點東西?”

柳雲姹冇說話,隻是輕輕的點點頭。

柳如菸嘴快:“看出來什麼,我告訴你,彆以為耍這樣的小手段就可以瞞過去……”淩晨實在忍不住了:“你他嗎的腦子不好使也就算了,現在連眼睛也瞎了,我是真特麼的好奇,你這樣的殘次品,真的是和我們從一個洞口出產的嗎?”

“麻得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