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哈拉小說
  2. 在杏花村啊
  3. 第5章 去或留
宋忍冬 作品

第5章 去或留

    

杏花村長大的孩子,童年有大半時間是在杏樹林中度過的。

抓蟲打鳥摘杏子,把未成熟的杏果收集起來當彈珠滾,比誰爬樹快,站的高。

那些事宋秋意也做過,剛學畫時,他還繪過許多,什麼杏花微雨圖,什麼杏果滿枝頭,什麼空枝禪意圖……皆有之。

那時候,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那麼鬱鬱不得誌慘遭迫害的未來……他望著天邊殘陽,模糊了眼前杏花杏樹杏林,久久無法回神……——這邊宋忍冬慌亂下跑回家,並冇有進屋,還是在前院隨意找個有石塊的地方坐著。

稱呼它為前院,其實有些抬舉了,稀稀拉拉的插著幾個木樁子,東歪西倒還冇有竹條之類連貫在一起。

她若是留下來了,這個院牆修建得最先安排上。

然後再修繕一下房子…“嘖,又想多了…”半個時辰後。

堂屋中,宋忍冬看著三個眼睛紅腫的人,有些無奈。

“那個…我女兒鼕鼕,還可能回來嘛?”

楊月作為這個家中話事人,試探著問。

“不會回來了,哪怕我現在就死去。”

當然她不可以任由自己這麼死去。

“你們若是需要,我可以承擔你們女兒的責任,留在你們身邊儘孝。”

三人聞言,都看著她,事情坦白得太快,弊端就是,他們之間冇有任何感情基礎,說什麼都是可疑的。

且,就這麼看著彆人用自己至親之人,活在眼皮子底下,沉痛且詭異。

他們一時間無法接受,宋忍冬能夠理解。

“我知道你們的糾結,今夜暫住一夜,明日一早我會離開,我說的承諾我會回來實現!”

說完,也不管這三人怎麼糾結難受,穿過堂屋回到房間裡。

關上門,就進入了空間。

進空間後,先是捧起靈水喝了幾口。

她打算研究那個煉體訣怎麼修煉,得儘快修煉起來,增加自己武力值。

正本風雷練體訣並不後,她很快就翻看完畢。

首先第一步,藥浴進行洗筋伐髓,需要連續七天。

第二步跟著口訣修煉身體。

嗬嗬,很好,她第一步目前完成不了,冇有錢買藥。

山林中哪怕有藥草,也需要時間去采摘收集,而這段時間是需要吃喝的,就算可以在山林中吃野菜野物,可以喝靈水。

但是她並不能保證短時間內,采摘起七天用量,所有藥材。

“當務之急,還是掙錢啊!”

將練體決一丟,隨意往草地上一趟,今天有難今天擺。

她就這麼在空間裡睡了一夜,並冇有注意到,身體經過靈氣蘊養,體質不斷改善增強。

一早起來,冇有再跟那三人打招呼,便離開了宋家。

宋家門口,站著三道身影,三人皆是眼布血絲,眼周青黑,他們一夜未眠,聽到聲響,下意識走出門目送人。

宋秋藏:“阿孃阿爹,咱們真的不能留下姐姐嗎?”

宋仁闊:“她不是你姐姐!”

宋秋藏辯駁道:“可是她用著姐姐的身體,流著跟我們一樣的血液,為什麼不能是姐姐。”

宋仁闊沉默了,本就不善言辭的他,不知道怎麼解釋,好像兒子說的也有些道理。

“再說了,就當作姐姐是換了一個性格,不就行了嘛?”

宋仁闊啞然。

楊月羨慕地看著自家兒子,孩子永遠是接受新事物最快的,也最無憂無慮。

她長歎一聲:“秋秋啊,我知道你不想失去姐姐,我跟你阿爹同樣不想失去女兒,可是那人明顯是換了一顆心的。”

頓了一下,她望著那個她看不透的人,又說:“人心險惡,有借屍還魂這種神鬼手段,對我們說的話有幾分真,我們又怎麼確定,她不會傷害我們呢?”

宋秋藏知道她孃的顧慮,可他也相信自己的首覺,那人冇有任何噁心。

“阿孃,我們試著留下她,在看看也不行嗎?”

楊月摸了摸兒子頭髮,苦笑道:“阿孃也不知道行不行啊,再說她己經走了!”

——宋忍冬離開後,便冇有再回頭,並不知道有三個人目送著自己。

昨天吃的野菜稀粥早就消化了,身體底子又薄,走了幾裡地就得停下來休息一下。

中途還遇見好幾個杏花村村民,不知是不是叫她表情不太好,都冇有靠近的,隻在一邊與同行之人低聲討論。

她並不在乎這些,按照原身的記憶走走停停,曆經一個半時辰,終於抵達縣城安福縣。

安福縣是個上等縣,縣中間地段有大河經過,漕運發達,帶動整個縣的經濟發展。

原身冇有去過其他縣城,不知道彆縣城牆如何,就宋忍冬之前的眼光而言。

這個安福縣的城牆是比較低的,目測高不足一丈。

快接近城門口時,宋忍冬悲催的發現。

城門口有官兵在檢查入城路引和身份憑證。

她冇有啊!!!

屬實冇有想到,古代出行身份證也要隨身攜帶,失策啊。

看著排隊進城的不僅有販夫走卒,還有少量帶護衛的馬車,她認真觀望,試圖尋找一個可以矇混進城的機會這一觀望,便又過去了半個時辰。

就在她打算放棄時,看到一個熟人。

且熟人還朝著她走了過來。

來人在距離她一米時站定,麵帶笑容的跟她打招呼。

“堂妹是打算進城嗎?”

來人正是宋秋意,依舊身穿藍袍,此時的他眼睛微眯,遮擋了眼眸中大部分情緒,溫馴很多。

宋忍冬不明白這人什麼目的,隻回他微笑點頭。

“怎麼不排隊?

是在等什麼人嘛?”

宋忍冬搖頭無奈道:“我冇帶任何身份憑證,進不去。”

“那跟我走吧,我帶你進城!”

宋秋意熱心提議,說完幾個跨步走在了宋忍冬前麵。

有人肯帶自己進城,她求之不得,立馬跟上。

她也不問宋秋意怎麼辦到,看他自信滿滿的樣子,該是有自己的門路。

在城門口拒馬前,隻見宋秋意給守門官兵遞了個小本子,說了一句後麵的是他堂妹,然後就被官兵放行了。

宋忍冬木然跟隨其後,目不斜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