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哈拉小說
  2. 顏瑟戰霽昀
  3. 第400章 見麵了見麵了
二婚盛嫁:戰爺寵妻百分百 作品

第400章 見麵了見麵了

    

-此時的顏瑟已經見到了戰老。

要不是場合不對,激動的戰老可能會抱著顏瑟的哭出來。

終於有人能管管他們家那條瘋狗子了!

顏瑟無暇敘舊,代表佟家和佟年說了些官方又客套的話後,直接拉著曲彎彎多去角落裡聊天去了。

“剛剛門外那老太太是怎麼回事兒?”

遞給曲彎彎一杯果汁,顏瑟坐在她身邊,然後端著手裡的香檳,打量著宴會廳裡來來往往的人群。

“季翰墨的奶奶。”

曲彎彎毫不在意的說道:“那老太太估摸著是聽我說起季翰墨的醜聞,所以才故意找茬兒。”

顏瑟不置可否。

曲彎彎喝了一口果汁兒,想起剛剛在門口聽見的八卦,有些煩躁的蹙了一下眉頭。

“你說那些人是不是眼瞎?那呂盼哪兒像戰霽昀的未婚妻了?淨睜著眼睛說瞎話!”

曲彎彎比顏瑟還生氣。

“戰霽昀什麼意思啊,你才走了幾天他就另覓喜歡了?找也找個好點兒的啊?”

將杯中的果汁一飲而儘,看著宴會廳裡的人來人往,越發的煩躁。

那個臭男人說想她想她想她,怎麼還不出現!

顏瑟安慰她道:“你自己都說了那些人的眼神不太好使,乾嘛還在這生悶氣?如果戰霽昀真能看上呂盼的話,早在認識我之前就跟她在一起了,還有我什麼事兒?”

“呂盼藉著彆人往自己臉上貼金,戰霽昀就是躺槍。”

曲彎彎輕嗤,“你就替戰霽昀找藉口吧!”

顏瑟無奈的笑笑,“我這不是在為他找理由,你不能因為自己心情煩躁,就遷怒他吧?”

曲彎彎:……

“我哪裡煩躁了?我好的很!”

顏瑟指了指她緊緊摳著杯子的手,“放鬆一點,該出現的早晚都會出現。你就彆難為人家杯子了。”

曲彎彎:……

“大不了等會某人來了,你多掐他兩下。”

笑著從她手中接過杯子,顏瑟話鋒突然一轉:“對了,你哥你們倆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晚上這場宴會他們會出現?”

曲彎彎心虛的撇開視線,“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完了,他哥惹的禍,該不會要讓她背鍋吧?

“那你怎麼知道傅雲臣要來?”

顏瑟一問正中要害。

曲彎彎毫無反抗之力,“我不知道傅雲臣要來,隻是猜測。至於邀請函的事兒,單純是我哥惡作劇。”

“原來是這樣啊!”

顏瑟看向人群中的曲修然,嘴角牽起耐人尋味的淺笑。

曲彎彎被她笑的鉚工悚然的。

為了保住親哥的狗命,曲彎彎輕咳一聲,試圖岔開話題:“對了,你說戰霽昀他大嫂剛剛那個態度,是不是根本不管他的想法,直接默認了呂盼了?她也夠可以的哈!你才離開冇幾天,就這麼迫不及待!”

“不知道。”

顏瑟不想浪費腦細胞去猜測欒碧凡是怎麼想的。

“她要是承擔得起戰霽昀的怒火,儘管可以試試給他包辦婚姻。”

上次就因為她說了自己幾句壞話,公司就被戰霽昀搞到破產的畫麵還曆曆在目。

曲彎彎似乎也想起了欒碧凡公司破產的事兒,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男人,太恐怖了。

顏瑟放下手中的香檳,對曲彎彎說道:“我想回去了,你要一起嗎?”

曲彎彎搖搖頭:“我不想回去。”

她還冇看見傅雲臣呢!

現在就這樣走了,豈不是意味著要錯過跟傅雲臣見麵的機會?

她不要。

“你不也還冇見到戰霽昀?你就不想知道他是變胖了還是變瘦了?”

曲彎彎試圖說服顏瑟。

顏瑟有多想戰霽昀,她看的清清楚楚。

“見到又能怎麼樣?”

顏瑟自嘲的笑笑,“如果不能擁抱他,我寧願不見。”

曲彎彎:……

這都是什麼歪理?

抱不成,看看人以解相思苦還不行?

回想起自己當時突然做下的決定,顏瑟輕歎一聲。

自己選的哭,哭著也要走完。

想戰霽昀是真的,可顏瑟一點都不想做那個躲在角落裡,隻是遠遠地看他一眼就心滿意足的“偷窺者”。

她要做就做那個可以當眾擁抱他親吻他,向所有人宣誓他主權的唯一一個女人。

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顏瑟輕歎一聲,“我去趟洗手間。”

“我跟你一起。”

兩人起身,朝著宴會廳外的方向走去。

卻冇想到剛走到門口的位置,宴會廳的大門被人從外打開。

一行幾個身材頎長挺拔,年輕英俊的男人們在一群保鏢和助理的前呼後擁下從門外走了進來。

原本不想正麵碰上的兩個人,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麵對麵撞上,兩人默契的頓住腳步。

四目相對的瞬間,空氣中似乎有種曖昧的氣息散開。

站在戰霽昀右後方的傅雲臣一看見曲彎彎,視線就定在她身上再也移不開。

容胤則是看好戲似的,看著麵前的兩個女人,嘴角噙著賤笑,特彆的欠揍。

“喲吼,有好戲看咯~”

容胤流裡流氣的吹了一聲口哨,就差冇抓一把瓜子嗑起來。

戰霽昀清冷的臉上綻放了足以迷惑眾生的微笑,就在那一瞬間,他眼中隻剩下顏瑟那道曼妙的身影。

顏瑟拎著裙襬的手不自覺的攥緊,生生剋製著撲上去給他一個擁抱一個親吻的衝動。

宴會廳裡的人停下交談,好奇的看著這有些詭異的一幕。

戰霽昀直接無視旁人探究的視線,禮貌地朝她伸出手,邀請道:“美麗小姐,冒昧的問一句,我可以邀請跳一支開場舞嗎?”

顏瑟:……

還美麗的小姐!

你才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既然知道冒昧,就不要問了!

宴會都還冇有正式開始,他這個主人也纔剛剛出場,跳什麼開場舞?

跳個什麼狗的開場舞!

然鵝,她拒絕的話還來不及說出口,麵前的男人已經自作主張的握住了她提著裙襬的手腕。

顏瑟:……

保安,這裡有隻臭流氓!

“請問小姐貴姓?”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畔響起。

他說話時撥出的溫熱氣息儘數噴灑在她臉側。

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更是讓她沉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