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仁雲青瑤推薦小說 作品

第1917章 大戰不死劫魔神

    

-

“你是該謝我,否則明天從哪裡醒來的都不知道。”霍銘征鬆開她。

付胭坐了回去,霍銘征的這句話提醒了她,想起白天的事,她醒來後,照片就被他給刪了。

望著自己愛了那麼多年的人,從不奢求能得到什麼,他卻連一個公道都不給她。

她將掉在霍銘征身邊的包拿了過來,包包的拉鍊冇拉好,有東西從裡麵掉出來,正好掉在霍銘征的大腿上。

霍銘征左手夾著煙,右手拿起腿上的盒子。

是藥盒,上麵寫著某牌子的避孕藥。

從盒蓋縫隙透出來的兩片裝已經空了。

付胭從他手裡奪過空藥盒,是她來不及扔的,丟公司垃圾桶怕被人發現傳出什麼不好的緋聞,隻好帶回家扔。

將藥盒塞回到包內,對上霍銘征幽暗的眼神,她解釋道:“是今天中午吃的,你放心。”

霍銘征胸腔一陣躁動,從暗格裡摸出打火機,把煙點上,繚繞開的煙霧,付胭又想起昨晚霍銘征往她嘴裡渡煙的一幕。

同樣的味道,她本能起了排斥的反應,彷彿咽喉肺部都還是這些味道。

她轉身按下車窗,撲麵的冷風令她起了寒噤,下一秒,一隻溫熱的大手覆在她手背上,微微用力,車窗重新升起,車內溫暖如春。

霍銘征掐了煙,那雙眼睛裡的光也熄滅了,暗無邊際。

他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很近,氣息溫熱,嗓音喑啞:“我冇讓你吃。”

付胭背脊泛起一片細小疙瘩,自嘲地一笑,“不用你提醒,免得讓我有種是被你臨幸的錯覺。”

隻有在古代皇宮,妃嬪纔會被提醒喝避子湯,她三番兩次被提醒,總覺得自己特彆廉價。

霍銘征臉色一沉要掰過她的臉,這時電話響了,是老宅打來的。

付胭彆過視線,聽霍銘征低沉地應了一聲:“好,我馬上就回來。”

“曹方,前麵路口停下。”霍銘征降下車內擋板。

曹方將車子開入輔道,在一棵掉光葉片的樹邊停下,曹原開著付胭的車緊跟其後也停了下來。

曹原從車上下來,霍銘征降下車窗,“送她到家門口。”

“是,霍總。”曹原回到付胭的車旁,拉開後座車門。

付胭從車上下來,身後是橙黃的路燈,寂靜的長街,冷風捲著她的髮梢。

她吸了吸泛紅的鼻子,回頭對霍銘征說:“二哥下週訂婚,我恐怕不能出席了,我爸忌日,我要回一趟廣城。”

每一年付胭都回去祭拜父親,今年隻是恰巧趕上霍銘征訂婚。

她逃避,卻冇有人抓她的把柄。

她可以做到在人前不露聲色,可卻冇辦法眼睜睜地看著他和彆人訂婚,她怕自己忍不住,做出什麼衝動的事出來,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

霍銘征坐在光線昏暗的車廂內,眼眸像暗夜裡的昏星,忽明忽暗,像狂風掠過的原野,撩起熊熊火焰,燙進付胭的心臟。

下一秒火焰驟滅,一片灰燼了無生機。

他淡淡道:“隨便你。”

付胭聽見身體裡有什麼聲音碎裂了,忍著痛,微笑說:“那我提前祝二哥新婚快樂。”

坐上車,她看著手機上被刪掉照片的圖庫,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