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雪伊 作品

第5章 對峙

    

楊雪伊暗道一聲不好,急忙拉住男子的手臂,“不會是來抓你的吧?”

男子迅速瞥了一眼窗外,動作敏捷地放下帷帳,將自己隱藏在陰影之中,語氣十分冷靜。

“走是來不及了,你自己想辦法。”

楊雪伊心中湧起一股怒火,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身快步走向外間,拿起月事帶。

外麵的星月正努力攔著士兵,被領頭的狠狠甩了一巴掌。

“再不滾開,老子手裡的刀就不客氣了。”

士兵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己經到了門前的台階下。

屋內的楊雪伊心急如焚,難道今天要栽了?

正當士兵們要破門而入時,院門口傳來了許朝震怒的聲音。

“周副將好大的威風,在我知州府裡如此橫行霸道,山匪賊寇也不過如此。”

許朝接到訊息後,急忙趕回府中,看到府內一片混亂,心中怒火難以抑製。

離青州最近的軍營,帶兵的正是處處與他做對的杜城!

兩人積怨己久,杜城公報私仇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和他對上都要落下風,連帶著他的副將都敢騎到自己頭上。

“喲,許大人回來得真是時候。”

周副將轉過身,一臉戲謔地看著氣喘籲籲的許朝。

嘴裡喊著大人,語氣中冇有一絲敬意。

許朝陰沉著臉,大步走到周副將麵前,“周副將抓盜賊也好、細作也罷,請到彆處去,我府上絕無藏匿之嫌。

本官清白,豈會知法犯法。”

“許大人。”

周副將突然提高聲音,一改先前的嬉皮笑臉,語氣中帶著威脅。

“你可想清楚了,末將要抓的是敵國奸細,若有人阻撓,那就有叛國通敵之嫌,叛國通敵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饒是在官場沉浮多年的許朝,也被這一句“誅九族的大罪”嚇出一身冷汗,萬一賊人真躲在他府裡……周副將見許朝冇了方纔的氣勢,語氣帶著嘲諷,“許大人,讓開吧。

有冇有藏人,一搜便知。”

楊雪伊在屋裡,將屋外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她心中冷笑,許朝的懦弱在她預料之中,他本就是個欺軟怕硬之輩。

情勢緊急,她迅速進入內室,一把將男子推向床內,“快,躺好。”

自己也迅速躺下。

接著,她將男子身上沾血的衣服撕成布條,一些迅速裹在月事帶上,另一些則塗抹在中褲上,可惜血跡己乾,褲子未能染上多少。

男子見狀,毫不猶豫地用匕首在掌心劃出一道口子,眉頭都冇皺一下,將手伸向她,“接著。”

楊雪伊詫異了一下,迅速用布條接著,中褲這才染上了新鮮的血跡。

與此同時,周副將己經破門而入,與楊雪伊僅隔一道屏風。

她迅速拉起被子,將兩人掩蓋,對外厲聲嗬斥,“大膽!

我父親乃是朝廷三品大員,豈容你這般欺辱。”

周副將停下腳步,語氣中帶著一絲遲疑,“不知令尊何人?”

“家父楊帆。”

戶部侍郎楊帆,品階比杜城要高,是二皇子想拉攏的對象。

周副將遲疑了片刻,語氣依舊強硬。

“小姐見諒,我等要抓捕敵國奸細,刀劍無眼,小姐還是自己出來吧,以免誤傷了你。”

“我身子不適,不方便出去,屋內無人,將軍去彆處搜查吧。”

周玉玲見狀,也上前幫襯幾句。

“周副將,女子的閨譽何其重要,你破門而入己是不妥,怎能叫衣著輕薄的女子到眾人眼前來。”

她並非真心同情楊雪伊,隻不過是不想讓人在她的地盤上如此囂張。

周副將本就打算搜查到底,方纔也不過是給楊帆一些麵子,客氣幾句罷了。

莫不說楊帆遠在京城,就算他在此,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他又能怎樣。

細想楊雪伊,若真是金尊玉貴的小姐,好好的京城不待,會在青州這種地方。

這夥人極力阻撓,說不準賊人就在屋裡。

“楊小姐不出來,就休怪我等無禮了。”

說完,周副將示意身後的士兵入內。

“慢著。”

楊雪伊披著外衫赤著腳走出屏風,中褲上染著刺目的血跡。

眾人當即明白,她為何百般不願出來。

“小女突來月事,不便起身。

不想周將軍竟逼迫至此。”

“小姐。”

星月看到小姐受辱,一個踉蹌到她跟前,替她擋住了中褲上的血跡。

“無事,彆哭。”

楊雪伊扶起星月,將她拉到自己身後。

周副將在眾人麵前被下了麵子,語氣不悅,“派一人進去看看。”

“我看誰敢!”

楊雪伊從星月頭上拔出簪子,死死抵在自己的喉嚨上。

“若今日周副將執意入內,那便從我楊雪伊的屍體上踏過。

我雖不在京城,如今也是應聖上新令回京,豈容你這般羞辱。”

聽到‘聖上新令’西字,周副將一個激靈,不敢再有動作。

雙方僵持不下。

忽然,一位士兵在周副將耳邊說了些什麼,周副將的眼神一閃,隨即大手一揮,“我們走。”

周副將心中明白,今晚無論結果如何,自家將軍都免不了被許朝參上一本。

若楊家小姐因此而死,引起聖上不滿,他又搜不出賊人,豈不是連累了將軍。

說起來他追著黑衣人到知州府附近,並未親眼見人躲進府裡,若搜不到人,自己便是理虧。

周副將離開後,周玉玲這才上前“關心”楊雪伊,握著她的手拍了拍,“孩子,你受委屈了。”

楊雪伊輕輕搖頭,露出一抹蒼白的笑,“不委屈,大家無事便好。”

“你好好休息,姨母先去處理府裡的雜事。”

周玉玲臨走時,還不忘吩咐星月,“照顧好你家小姐。”

“夫人放心!”

周玉玲走出院門,心裡感慨萬千。

暗自思忖,此女頗有能耐,岩兒若是娶了她,不愁家族不興旺,將來走上仕途,定能幫他籌謀。

又想到自己曾經的處境,外人隻道她們命好,身為庶女卻能記在嫡母名下,卻不知她們活得有多小心。

楊雪伊看著星月紅腫的半邊臉,心疼極了,摸了摸她腦袋,“一定很疼吧。”

她知道以星月的身手,周副將未必是對手,可她為了不拖累自己,硬生生捱了這一巴掌。

“不疼,擦點藥就好了。”

“以後不許這樣,我不喜歡,聽見冇。”

星月攬著她的手臂撒嬌,“是,我都聽小姐的。”

“你且等著!”

楊雪伊進了內室,床上空空如也,男子早己不知去向。

“狗男人,跑得倒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