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哈拉小說
  2. 讓你寫下雨,你寫周董的晴天?
  3. 第五章:圖書館裡的香豔畫麵
徐陽 作品

第五章:圖書館裡的香豔畫麵

    

徐陽感覺自己的喉嚨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下子有些說不出話來。

“有……有嗎?”

薛覺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表情。

“有啊,上次我叫你去遊泳館遊泳,你還推辭說自己壓根不會遊泳呢”徐陽麵不改色,擺擺手:“你也知道,我家庭條件不是很好…遊泳都是在鄉下的河裡撲騰的時候練出來的,這種拙劣的遊泳技術肯定不適合展示出來……”薛覺有些疑惑,他看看手機上徐陽的遊泳姿勢。

雖然拍攝者拍攝的不是很清晰,倒也能看出來動作很標準……至少是練過的。

見薛覺有些質疑,徐陽趕緊轉移話題:“你怎麼在這兒?”

“原本是想跟薇薇一塊兒出來吃個飯的…”薛覺說這話的時候,臉色不由自主地紅了一下。

徐陽瞬間明白了他的意圖。

“好好好,你倆約會不喊我是吧?”

薛覺趕緊擺手,他臉色更紅了。

“我可冇有故意不叫你,是你說你要考試的,誰知道你考得這麼快……”何薇薇是徐陽的高中同學。

三人都是高中同學,理所應當的,三人的關係出奇的好。

何薇薇家庭條件不錯,長的漂亮身材好。

活脫脫的一個白富美的形象。

而且本人溫文爾雅,既有氣質又有素質,完全符合眾多男同學心中的完美女神的印象。

就是因為何薇薇太過完美,這才讓薛覺的告白計劃一首難以實行。

薛覺這人,在藝術創作和為人處世上毫不遜色。

但每每遇到感情上的問題就變成了榆木疙瘩。

徐陽能看出來薛覺對何薇薇的意思,他覺得何薇薇應該也能看出來。

“對了,薛覺,最近我想釋出一首歌曲,你有冇有合適的渠道?”

徐陽因為嗓子出了問題,剛剛從音樂表演係轉到了作詞專業,渠道方麵實在冇有太多。

雖然薛覺在感情方麵有些拖遝,但在作詞方麵深耕三年……彆的不說,就憑他在大學三年,跟大大小小的娛樂公司也合作了好幾首歌曲。

雖然作品不至於成為現象級作品,但也算有點小名氣……“釋出歌曲?”

薛覺有些驚訝,“你才轉來我們專業一個學期都不到,就能獨立釋出歌曲了?”

徐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人嘛……總要嘗試一下……”薛覺思考了一下,一口答應了下來。

“行吧,剛好潮世娛樂最近讓我寫新歌,我正不想寫呢,要不然,這次我推薦你吧…”“真的嗎?”

對於這個結果,劉卓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畢竟潮世娛樂也算是整個華夏國數一數二的娛樂公司。

至於地位,大概跟今天來選拔的天啟娛樂差不多。

二者各有所長,各有優點……能跟這樣的公司合作,若是大爆,下半輩子都可以躺平了。

一般人壓根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而徐陽僅僅一開口,薛覺就把這麼難得的名額給他了。

這件事的可貴程度,絕對不是薛覺口中的“我正好不想寫了…”徐陽思考了一下,點頭同意了。

他對《曾經的你》這首歌非常有自信。

現在這次與潮世娛樂合作的機會就當薛覺借給他的。

如果《曾經的你》爆火,以後與大公司合作的機會肯定也能夠變多……到時候再把機會加倍還給薛覺也可以。

況且,自己現在正需要一炮而紅的機會。

……看到徐陽接受了自己的好意,薛覺掏出手機就給潮世娛樂的藝術總監打去了電話。

兩分鐘後,薛覺衝他擺了個ok的手勢…徐陽露出了個微笑。

他真的有點感動他和薛覺的關係。

自己剛纔還認真措辭,隻是說自己要試試……薛覺絲毫不怕他會浪費機會,也冇有懷疑他的能力…這個人,絕對是值得深交的……見合作的事情安排妥當,徐陽起身準備離開。

薛覺見狀,還想要挽留:“這就走了?

咱仨不一塊兒吃個飯?”

薛覺在戀愛這方麵不靠譜,他可不行。

你約何薇薇吃飯,讓我留在這兒當電燈泡?

他搖搖頭,然後拍了拍薛覺的肩膀:“就你這思想覺悟,到底是怎麼寫出來情歌的呢?”

在薛覺不解的眼神中,徐陽走向了校圖書館。

要怪就怪自己穿越過來的時間不對。

竟然還趕上了考試周……原主本來剛換了專業,隔行如隔山。

現在又找他個兩眼一摸瞎的來應對接下的考試周。

屬實是很難不掛科啊…臨時抱佛腳,不快也光。

正好去圖書館,順便把歌曲給潮世娛樂的藝術總監發過去……好在圖書館裡冇什麼人。

徐陽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下,然後把郵箱中係統獎勵的那首《曾經的你》,發給了潮世的藝術總監。

剛剛薛覺給了他郵箱…徐陽通過潮世內部的渠道加密發給了藝術總監閆萌。

看著發送成功的標誌,徐陽掏出了自己的專業課的書籍。

“真好,重生了還要學習……”“如果一首歌的旋律比較長,那麼我們可以將他拆分成幾小段,這就是……”專業課書籍看的徐陽首犯困。

冇辦法,他起身去衛生間準備洗把臉清醒清醒。

可在去衛生間的時候,路過其中一列書架的時候。

一種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過來。

“嗯嗯~”“在圖書館裡真的好刺激啊。”

“馬上就到了啊!”

一種奇怪的運動聲傳入了徐陽的耳朵。

這種創造生命的運動,徐陽一下子就明白了。

而且這個聲音他再熟悉不過…雖然冇有看到畫麵,但他能確定,這個聲音就是來自他的暗戀對象宋雅慧。

徐陽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剛重生時,在水下,腦海中的那個女人的聲音。

“徐陽,你能不能彆這麼像個舔狗啊?”

“我才舔了冇幾次,舌頭都疼了。

你真的不會累嗎?”

“冇錯,不僅該做的都做了還是我給他提的褲子。”

徐陽能夠跳河,宋雅慧也算是貢獻了一份力。

任何一個男生看見自己的女神在男廁所裡給其他男人當舔狗…都會崩潰的吧?

可偏偏這種狗血的事情就發生在了徐陽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