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哈拉小說
  2. 廢材又怎樣?我鍛體成聖!
  3. 第110章 金丹三重的侍女
恬恬還是有點甜 作品

第110章 金丹三重的侍女

    

-

嵐夫人的臉色在聽到「侍女」二字時,微微一變。

「侍女?什麼侍女?你怎會如此失態?」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總覺得不安。

不會是那兩個賤婢吧!

令久晞一臉憤然。

「流朱和流螢那兩個賤婢,被令久成帶回來了。她們如今在令久安身邊,我根本無法接近雷少主。」

早些年,就為了這兩個賤婢,令久成拂了他的麵子。

如今又是這兩個賤婢!

嵐夫人的臉色變得難看不已,她雙手緊握,指尖泛白,顯然是在極力隱忍內心的憤怒。

「流朱和流螢?她們倒是令家的老人了,有她們在,你還真不好進令久安的院子。」

這個令久成,還真是速度夠快的。

這麼快,就開始替令久安防著她們了。

令久晞連連點頭,眼中滿是無奈與絕望。

「可不是嗎?那兩個賤婢實力不俗,我根本不是她們的對手。母親,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令久安,這次我一定要你好受!

嵐夫人看著令久晞那狼狽不堪的模樣,思索片刻,然後緩緩開口。

「你先不要哭了。我有辦法對付她們。」

隨後,嵐夫人看向身旁的王媽媽,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你去,把二公子叫過來,我有事情交代他。」

好在,她也不是毫無準備。

王媽媽行了一禮,然後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她就帶著一身白衣,溫文爾雅的令久澤走了進來。

令久晞看著母親,眼裡滿是疑惑。

「母親,叫二哥來做什麼?他能有什麼辦法對付那兩個賤婢嗎?」

這是後宅之事,二哥能做什麼?

嵐夫人淡淡開口。

「你等著就是了。你二哥自有辦法。」

令久澤緩緩步入屋內,朝著嵐夫人行禮,語氣中帶著恭敬與詢問。

「母親,您叫兒子過來,所為何事?」

其實他猜到了個大概,隻不過越俎代庖不是什麼好事。

他如今最大的靠山,還是自己的母親。

嵐夫人端坐在椅上,麵色淡然,她輕輕抬手,示意令久澤免禮,然後緩緩開口。

「我讓你給你妹妹找的侍女,怎麼樣了?」

果然還是隻有自己的兒子,才配得上令家家主的位置啊!

令久澤微微一笑。

「找好了,兩個金丹三重的侍女,隻不過年歲有些大,但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為了這兩個侍女,他話費了一百萬靈石。

要不是有那條線在,隻怕如今是身無分文了。

聞言,嵐夫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她輕輕點了點頭。

「不打緊,隻要實力不差就行。年紀大一些,也許更能懂得如何伺候人。」

年歲有什麼重要的?

實力為尊的世界,隻要你夠強,誰會在意你的容貌呢?

一旁的令久晞聽到這裡,眼前一亮。

「金丹三重?真的嗎?太好了!」

令久安這個賤人,肯定打不過金丹三重的高手!

嵐夫人看著令久晞那激動的模樣,眼中閃過一絲寵溺與鼓勵。

「日後,你也不會被令久安壓製了。左右她再厲害,這輩子也就隻能待在築基期。你好好修煉,雷少主那邊也要好好努力,爭取早日成為他的正妻。」

隻有得到了雷霆熠的支援,令久澤才能更順利地坐上家主之位。

如今這點付出,比起他們的目標,算得了什麼?

令久晞聞言,立馬喜笑顏開,她連連點頭。

「我知道了,謝謝母親。我一定會努力的,不會讓您失望。」

果然,還是哥哥和母親最疼她。

嵐夫人滿意地點了點頭,她揮了揮手,示意令久晞可以退下了。

「下去吧!好好準備一下,明天就讓那兩個侍女過去伺候你。」

令久晞行了一禮,然後滿心歡喜地退了出去。

她知道,有了這兩個金丹三重的侍女相助,她一定能夠壓製住令久安,成為雷少主的正妻。

令久安,永遠都不配和她爭!

等令久晞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院子門外,令久澤才緩緩轉身,看向坐在椅上的嵐夫人,語氣中帶著一絲詢問。

「母親,可是還有什麼事需要兒子去辦?」

嵐夫人輕輕嘆了一口氣,眉宇間流露出一絲憂慮。

她緩緩開口,聲音中帶著幾分沉重。

「久澤,令久成如今已經是金丹八重的修為,而你如今才築基二重,你也該抓抓緊了。不然到時候,不僅僅族中的長老們會對你有所看法,就連你父親也可能看不到你的存在了。」

這才幾天,家主就一句都不提久澤了。

字裡行間,都是在誇令久成那個兒子。

該死的令久成,還真是自己兒子的阻礙。

隻是如今,他們根本冇辦法除掉令久成。

令久澤聞言,拱手一禮。

「我知道了,母親。我一定會努力修煉,不會讓您失望的。」

他心裡自然是不甘心的。

冇靈根的令久安都築基二重了,自己還止步不前。

再這樣下去,自己在令家的地位,隻怕還不如令久安。

嵐夫人看著兒子那堅定的神色,心中稍感寬慰。

但她又忍不住提了一句。

「令久成這次回來,和以往不大一樣了。據說,他還把流朱、流螢那兩個賤婢給了令久安。你要小心,我總覺得,當年的事情,他可能知道了什麼。」

那兩個賤人,當年就是伺候林知瑤的。

原本自己還打算尋個由頭除掉二人,卻被令久成帶走了。

如今回來了,可不是什麼好事。

令久澤聞言,愣了愣,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原來,那兩個賤婢就是流朱、流螢啊!」

嵐夫人看著兒子的神色,心中湧起一股疑惑。「你見過了?」

令久澤點了點頭,語氣中帶著幾分回憶。

「昨日見過了,她們和令久安那個賤人一同去了宴會。我當時就覺得她們有些眼熟,冇想到竟然是她們。」

他自然是知道母親的擔憂的。

嵐夫人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冷厲。

「你一定要小心她們。當年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我們的計劃就全部落空了。」

那個賤人生的賤種,和她一樣難對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