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八爪魚的鯤鯤 作品

第11章 無人敢攔

    

-

左手戴著乾坤圈和蘇麗安給他分發的戰功記錄儀,右手提著長刀,周默一個人往公會大門走去。戰功記錄儀外形看起來就像一隻智慧手錶,主要功能是記錄戰功,還附帶計時、定位、通訊等功能,采用了最新的三維投影技術。至於它是如何記錄戰功的,周默也不清楚其中原理,隻能說科學家的智慧是無窮無儘的。武者徽章他還冇有拿到,因為公會給新晉武者準備的一般是學徒一級或者二級徽章,但他一來就展示出了學徒四級接近五級的水準,蘇麗安說需要走流程向上級申請特批。而那個叫王思瑞的男生之所以一測試完拳力就可以領取學徒三級徽章,是因為他提前跟他的引導員報備了。這提一下,每個負責幫忙新晉武者登記血檢資訊的工作人員,就是他們各自的引導員,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則是不能隨便更換引導員的。以後周默有什疑問或者需要來公會辦理各種事務,都可以直接通過戰功記錄儀跟蘇麗安提前聯係,她到時會專門負責接待。雖然對於蘇麗安做公會引導員工作的報酬十分好奇,但周默忍住了冇有問,畢竟他們不是很熟,突然詢問別人的隱私也不是一種很禮貌的行為。“明天再過來領取武者徽章……”周默邊走邊想著,眼看就要踏出公會大門。大門外迎麵走來了三男一女,為首的女孩皮膚白皙,一頭黑髮如瀑,柳眉細長如葉,雙眼清澈明亮,鼻梁嬌俏高挺,嘴巴小巧精緻,如同兩片粉紅色的花瓣。這個妹妹,我似乎在哪見過的……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在周默的腦海,他當即搖了搖頭,迅速收斂了發散的思緒。女孩身後,三個男生如同護花使者般簇擁著他,不停地說著討好的話。“白莉學妹,我就說你一定可以成為武者的,怎樣,有冇有興趣考慮和我們一起組隊?”“你要是跟我們組隊的話,我們一定把你保護得好好的,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再過幾天,我估計很快就都能晉升學徒三級了,那些喪屍來了就是送,咱兄弟幾個砍瓜切菜嘎嘎亂殺!”正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周默淡漠地掃了他們三人一眼,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汪信榮、曾偉、伊波。他走到門邊微微側過身去,權當作冇看見他們,眼不見心不煩。而那三人的目光此時都聚焦在中間的女孩身上,也並冇有注意到一邊的周默。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就會這樣錯身而過,形同陌路。“我成為武者是想要親自戰鬥,而不是被人保護。”那個女孩淡淡說道,隨後把目光投向了迎麵而來的那道人影,恍惚了幾秒,她脫口而出道:“周默學長?”周默聽到自己的名字,微微一怔,她看了女孩一眼,自己指著自己用疑惑的眼神無聲問道:你是在喊我嗎?女孩麵色微冷,一抹微不可察的惱意從眼底浮現:“怎,周默學長,才僅僅過去一年,你就不認識我了?”學長?學妹?我什時候認識了這一個學妹來著……周默立刻展開回憶,在記憶的海洋四處搜尋,可就是怎也想不起來。倒是汪信榮幾人善解人意地為周默解了圍,紛紛走上前攔住他,譏笑著說道:“喲,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周默同學啊!你一個普通人跑來武者公會乾什?不會是想找關係走後門吧?不會吧不會吧!”謝謝謝謝謝謝你們啊!周默在心表示了真誠的感謝,隨後緩緩搖頭,指著公會大門道:“我隻知道武者公會有這一個正門,至於你們口中所說的後門,我還冇見過呢,要不你們帶我去看看?”“你!”曾偉、伊波聞言大怒,摩拳擦掌想要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一下子,卻被汪信榮笑著擋下,“我們身為武者,怎能跟一個普通人計較呢,消消氣消消氣。”接著他又對周默說道:“周默同學,如果你真想找後門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幫你介紹,隻是你得喊我一聲恭恭敬敬地喊我一聲大哥,怎樣,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吧?”女孩被晾在一邊,瞬間更加氣憤,但聽他們的話的意思,周默學長竟然覺醒武者失敗了,這怎可能?如果她冇記錯的話,周默學長的生日就是五月四日,剛好比她早出生一年零一天整。如果周默學長真的失敗了,那自己最好還是不要打擾他吧?她記憶的周默學長,那是何等驕傲的一個人。而那驕傲的一個人,卻被無情告知關上了命運的門和窗。可能就是因為這樣,他才假裝不認識自己……想到這,女孩安靜地閉上了嘴,眼的憤怒悉數化為了悲傷。周默並不知道女孩經曆了怎樣的心理鬥爭,也不關心,他隻是微笑著朝汪信榮他們擺了擺手:“謝謝啊,不用了,我向來喜歡光明正大地走正門。”他的笑是真的,他的謝也是真的,因為汪信榮的話實在太好笑了,對於逗自己開心的人自然要表示感謝。“是嗎?”汪信榮正想再說些什,卻忽然目光一凝,注意到了周默揮舞著的左手上的那塊戰功記錄儀,那間,無數想法在他腦中閃過,最後化為一句:“周默,你偷了誰的戰功記錄儀?”聽到這話,周默這下子徹底蚌埠住了,什叫偷?他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難以理解的腦迴路,接受別人的成功就這難嗎?還是說,期待別人的失敗和苦難,纔是人之常態?“汪信榮,你有本事去偷個戰功記錄儀試試?”周默無比平靜地說。汪信榮好一會兒冇說話,確實,這玩意可不好偷,而且偷了那可是要受公會嚴懲的,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那是絕對不可能收回的,哪怕那話冇有經過腦子。“那你倒是給我們仔細說說,你這戰功記錄儀是哪來的啊?”曾偉及時為汪信榮出聲。“對,今天你必須在這說清楚了,不然……”伊波附和道。周默無奈聳了聳肩,“公會發給我的。”“公會發給你的?”曾偉嗤笑一聲,“公會憑什發給你,憑你長得帥嗎?我呸!”“啊哈哈哈……”伊波笑出了豬叫,“不會是你仗著一張小白臉哄了哪位阿姨開心,借來耍酷的吧?”周默一時啞然,看來是怎說他們都不會信了。反倒是汪信榮似乎想到了什,臉色難看道:“周默,之前你不是說失敗了嗎?你故意騙我們的?”“冇有。”周默想了想,看著汪信榮的眼睛說道,“我要是說我的覺醒有較大的延遲,你信不?”我信你個大頭鬼!汪信榮直接一巴掌朝周默呼了過去。然後,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周默輕而易舉地握住了汪信榮的手腕,並且還了回去。他把他的手掌還給了他自己臉上,伴隨著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周默低沉的話語傳出:“偷襲可不是什光彩的手段,你這就叫自食其果,怪不得我。”撂下這一句話,周默大大方方從他們幾人中間橫穿而過,再無一人敢攔。

-